<i id="9jt7v"></i>

<address id="9jt7v"></address>

      <form id="9jt7v"><th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th></form><form id="9jt7v"><nobr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nobr></form>

      <form id="9jt7v"><th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th></form>
      <form id="9jt7v"></form>
      ?
      資訊

      臨床路徑:醫療亂象“終結者”?

      發布時間:2016-12-27 17:11:13  閱讀量:17715

      作者:路峰、黎子悠  來源:醫藥觀察家

      核心提示:此次1010個病種臨床路徑的發布,難道真的是可以根治這一現象的“猛藥”?

      近日,國家衛計委網站發出《關于實施有關病種臨床路徑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指出,國家衛計委委托中華醫學會組織專家制(修)訂了一批臨床路徑,同時對此前印發的有關臨床路徑進行了整理,目前,將上述提到的共1010個臨床路徑一并在中華醫學會網站發布,供衛生計生行政部門和醫療機構參考使用。臨床路徑管理指針對某一疾病建立一套標準化治療模式與治療程序,其目的主要是規范治療手段,同時控制醫療費用。

      一直以來,醫療服務無序和用藥混亂作為我國醫療體系的“頑疾”,被詬病多年。但因涉及到醫院盈利這一根本性質導致醫院執行改革動力不足,國家屢次整治都不見實效。此次1010個病種臨床路徑的發布,難道真的是可以根治這一現象的“猛藥”?

      特邀嘉賓

      本報特約觀察家、上海和窗醫院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董事長 劉牧樵

      本報特約觀察家、陜西省山陽縣衛生局副局長 徐毓才

      武漢哈瑞醫藥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盧傳勇

      根治醫療頑疾

      唯臨床路徑可一戰

      醫藥觀察家:200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發布,同年6月,為響應其精神,衛生部辦公廳下發了《關于印發8個病種臨床路徑的通知》。至此,在中國醫療圈長期被邊緣化的“臨床路徑”這一概念,正式登場。發展至近期,標準化的1010個臨床路徑發布,標志著我國臨床路徑建設邁出了堅實的一步。這一系列的動作,透露出什么信號?

      盧傳勇:在國家新醫改的整體措施管控下,特別是醫保控費、降藥占比、分級診療制度同步推進下,臨床路徑管理可以說是從臨床治療技術路線上實現的標準化、醫保資金利用可最大化和資源優化配置,它可以有效完善和統一各級醫院對各種病癥的治療方案和處置流程。這說明國家的相關部門已經注意到了目前臨床治療上存在的一些問題:如大開處方藥品、過度醫療、重復醫療等一系列違規的占用、濫用國家醫保支付資金的現象,通過臨床路徑的規范化管理和醫保處方審核監控大數據系統的分析能實現技術監管、科學監控。

      當然臨床路徑只是醫改政策實施下控費的技術標準化的手段之一,而醫改各項政策的組合拳之后,醫療費用上漲是否真正得到有效控制,民眾滿意度是否真正提高,應成為檢驗一切的金標準。

      徐毓才:“臨床路徑”走進臨床是今后的必然。原因顯而易見,單就“控制醫療費用”過快增長,也太需要“臨床路徑”了。因為在所有費用控制辦法中,除了“臨床路徑”,幾乎沒有看起來更能顯得科學、有效和拿得出手的。

      劉牧樵:這是國家醫院標準化管理體系建設的一個過程。國家此舉的動機有三個方面:一是全民醫保開展以來,各地醫保政策和醫療體系各自不一,很不符合當前社會發展水平。二是當前我國醫療水平還參差不齊,臨床路徑發布的目的直指醫療質量,提升醫院服務品質。三是該路徑的發布是對于社保農合支付控費的一個有力支持。

      醫藥觀察家:臨床路徑作為從美國傳入中國的“對患者治療過程進行管理的一種方法”,它包含四層含義:1、疾病診斷明確;2、科學性;3、時間順序;4、診療流程重組。在您看來,臨床路徑的引入,會給我國醫療體系帶來哪些改變和影響

      徐毓才:一是診療規范化程度大幅提高,診療隨意性明顯減少,普遍認為的醫療行為難以量化現象得到改變;二是費用大幅度下降,過度醫療得到有效遏制;三是醫療保險管理更加有“章”可循,邁向信息化的步伐加快;四是基層醫療服務質量在一定程度上會有所提高。

      盧傳勇:臨床路徑管理指針對某一疾病建立一套標準化治療模式與治療程序,其目的主要是規范治療手段,同時控制醫療費用。在目前新醫改的新形勢下,臨床路徑將成為把醫保控費和支付做為醫改主抓手下的有效技術實現手段,會給我們醫療體系的診療水平的標準化、診療技術路線的重置組合,包括臨床醫師、技師等一系列的流程化治療方案的改變,給患者帶來就是標準化的治療方法,增加患者對治療信息的透明度與公開性,以達到結余醫保費用和降低患者的醫療費用。

      劉牧樵:現代醫學是基于循證醫學理論而發展,而循證醫學的核心觀點是尋找一個最為合適的治療方案和藥物來治療某種疾病。臨床路徑正是如此,這實際上意味著醫療體系標準化。而當前我國各地的醫療體系缺乏一個通用標準,臨床路徑的發布就是為我國醫療體系標準化發展鋪路。

      當然,臨床路徑的發布也可以使得我國過度醫療情況得到改善。我國當前絕大多數醫院賺錢靠的就是過度醫療和藥品加成,而在藥品零加成大趨勢之下,臨床路徑如果能夠得到堅決執行,我國的醫療服務水平會得到革命性的改善,整個醫療體系都會發生顛覆性變革。

      能否見效

      取決于政策“劑量”大小

      醫藥觀察家:2015年1月,國家衛計委發布《關于印發進一步改善醫療服務行動計劃的通知》,文件提到:大力推行臨床路徑,至2017年底,所有三級醫院和80%的二級醫院實行臨床路徑管理,三級醫院50%的出院患者和二級醫院70%的出院患者按照臨床路徑管理。這意味著2017年成為我國臨床路徑發展的關鍵之年,在您看來,2017年能否實現這些目標?在具體操作時會遇到哪些困難?

      徐毓才:要實現這一目標要分兩方面看,“至2017年底,所有三級醫院和80%的二級醫院實行臨床路徑管理”,這一目標估計沒有問題。但“三級醫院50%的出院患者和二級醫院70%的出院患者按照臨床路徑管理”估計難以實現。因為實施臨床路徑管理還有很多困難:一是醫院管理水平達不到,特別是等級越低的醫院,管理越不規范,管理不規范,各科室、各部門配合就會不得力;二是醫生的“同質化”還有太大的差距,規范化培訓才剛剛開始;三是醫務人員還沒有實施“臨床路徑”的意識和能力,醫務人員之間的配合還很陌生;四是醫患關系還很緊張,因為實施臨床路徑太需要配合了,而這里的“配合”除了醫院各科室之間,還包括患者的配合。

      盧傳勇:臨床路徑的推行也是以點帶面,逐步推行,需要探索性的對疾病治療進行科學、有效、標準化的管理,因為人類對于醫學的探究都是需要時間和成本的,臨床疾病的變異性也是臨床路徑的推行的難度之一。2017年為實現臨床路徑的關鍵之年,要順利的實現既定目錄還需其他醫改的配套措施跟上,比如醫保支付標準和原則、藥品保障供應、分級診療制度的落實。

      劉牧樵:臨床路徑的發布是我國醫療體系一個深層次的變革,如果推行下去,將會極大地觸動醫院的固有利益鏈條。中國醫改的核心問題就是沒有一個可靠的系統性頂層設計。在此前提下,國家的某些計劃和倡議都是“空談”,“治標不治本”,沒有從本質上改變醫院的盈利性質。為什么我國分級診療討論了這么多年,一直沒有真正意義上推行下去,原因就在于沒有相對應的機制體系支撐。同理,對于臨床路徑,如果觸動了現有醫院利益鏈條,使得醫院收入減少,如果不從根本上改變醫院盈利性質,那醫院推行臨床路徑的動力也不會太大,甚至會在暗地里抵抗。

      另外,此次通知只是一個普通通知,不是一部法律的頒布,對于醫院沒有要求強制執行,那醫院就更加不會為之所動,臨床路徑的執行也將會遇到“陽奉陰違”。所以在本人看來,臨床路徑想要全面推開,基本上做不到,目前看來只是一個“走過場”。但是反過來講,推行當然比不推動好,臨床路徑的發布也是在倒逼醫院改革,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想推行到位,還比較難。如果要強行推廣,需要立法,類似于美國的《相關疾病診療法》,以行政和司法手段強制推行。

      醫藥觀察家:此次《通知》發布,其核心目的是規范治療手段,同時控制醫療費用。但是有業內人士并不贊同此觀點,直言不諱道:“費用升降有很多因素不是臨床路徑可以控制的!”,這是直指國家想通過臨床路徑來對醫療費用調控是不現實的。對此,您是否贊同,為什么?

      徐毓才:不完全贊同。說醫療費用是多因素導致的結果,不單純是“臨床路徑”一個“處方”就可以做到的,有一定道理。但是,多個國家和一些地方的實踐已經證明,實施臨床路徑對于控制醫療費用確實管用。因此,關于實施臨床路徑能不能起到控費作用,好像不是問題,問題是能起多大作用。而到底能起多大作用,關鍵在于執行的力度和水平。

      盧傳勇:對于我國基層醫院而言,臨床路徑象征意義大過于真正的控費作用,各級醫院的收費標準沒有同步公布,細節也過于寬泛,治療費用就難以量化控制。而且,對于復合病癥,路徑疊加,費用更加難以控制。如果國家全面控費,則需要對醫療機構進行有效倡導和規治理,否則將會面臨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尷尬。另外,各地應用的經驗和總結需如實反饋,為進一步完善臨床路徑做好準備。

      劉牧樵:我認為《通知》包括1010個臨床路徑的核心目的還是控費。若是想要推廣,在類似于福建三明這種醫改先鋒地區比較容易,其他地區估計阻礙很大。只有中國公共醫療體系真正回歸公益本質,才能把中央這種好政策執行到位。

      醫藥觀察家:有觀點指出,國家此次《通知》的公布,也是在為醫保控費布局,為將來醫保領域更大的變革做好準備,醫保支付標準或將發生重大變化。此觀點您是否贊同?為什么?

      徐毓才:贊同。盡管“臨床路徑”只是規范診療行為,引導“臨床”診療行為沿著正確、規范的“路徑”走下去,不涉及費用問題。但由于“路徑”規范了,費用自然就不會有多大的出入。而這些“動作”最終就決定了醫保支付標準。

      劉牧樵:我贊同該觀點。醫保控費當前已經不是某一個省市的政策了,現在已經成為了國家戰略。在公立醫院醫保控費做的比較好的南昌衛計委把病種分成了800多種,在實踐過程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吸引全國各地很多城市都到南昌來進行學習。這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如果不建立一個可靠的支付標準,那么不可能實現醫保控費。此次臨床路徑的發布,明顯就是為醫保支付標準建立的打基礎。另外,若醫保支付標準和臨床路徑發布,將來醫保支付以支付方為核心,國家支付體系將會主導醫保市場。

      前路趨窄

      回歸本質或有一線生機

      醫藥觀察家:自醫改制定基本藥物目錄以來,輔助用藥基本成為了各省大力砍殺的對象。有業內人士指出,《通知》的頒布和此前列入重點監控使用目錄不同,不被納入臨床路徑意味著這些藥品徹底被逐出了醫院市場。對此,您是否贊同?為什么?

      徐毓才:基本贊同。從目前臨床醫療的實際情況看,決定臨床用藥那支筆還在醫生手里,因為本來政策規定的“決定者”——臨床藥師在中國醫院里還太弱小,很難起到管住醫生“筆”的作用。如今《通知》是頒布了,與此前采取行政手段,將某些藥品“列入重點監控目錄”相比,似乎更正規,更有力,但有多少醫療機構有動力、有能力將《通知》執行到位還是另一回事,因為,我們距離“令行禁止”還有很大的距離。

      盧傳勇:由于很多疾病都是重病、大病、需要住院治療的疾病,所以對50%三級醫院+70%二級醫院的出院患者實施臨床路徑比例要求,將直接影響這部分醫藥市場。藥品是否被納入臨床路徑管理,這個從目前公布的1010種路徑上看,具體上絕大多數的臨床路徑并沒有明確指定哪一個產品在治療路徑中實施,而是更多的規定了大類產品,比如嚴控的抗生素或輔助用藥,在一些疾病的治療路徑中也有治療描述支持,所以藥品是否被逐出了醫院市場,這個說法有失偏頗,正確的說應該是對于臨床路徑中治療疾病安全、有效、科學、經濟的藥品依然是受歡迎的,而以前不規范的占用濫用、過度醫療費用的藥品退出市場也是必然的。

      醫藥觀察家:1010種臨床路徑的發布,對于規范我國醫療體系的發展將起到至關重要的影響。同時,我國藥品或將也將劃分一道臨床路徑內外的“分水嶺”,分為路徑外和路徑外兩種。據您分析,臨床路徑當中的藥品選入標準是什么?

      徐毓才:臨床路徑是指針對某一疾病建立一套標準化治療模式與治療程序,以循證醫學證據和指南為指導來促進治療組織和疾病管理的方法。按照“臨床路徑”概念,臨床路徑藥品入選標準就是“循證醫學證據和指南”,這是第一“標準”。通俗地講就是經過臨床實踐證明療效確切,并發癥少,對于患者安全、有效,大多是“首選”。當然考慮到“經濟”原則,在同樣“安全、有效”的前提下,越便宜的會優先被選。

      盧傳勇:對于臨床路徑中治療疾病被循證醫學證明安全、有效、科學、經濟的藥品應該成為主流。在推廣合理用藥、有效控費時,作為范本的各類指南更應率先體現合規、公正,避免企業為進指南、進目錄、進路徑使出全身解數,爭先恐后豪擲千金,加大企業各項投入和負擔。

      如何科學借鑒和執行指南,更考驗醫療機構的初心和學科素養。國家出臺各項方針、政策,應有利于行業大多數企業群體和國家、民眾的利益,力求客觀、公正。猶如不科學的低價招標導致大量低價產品從市場上快速消失、無影無蹤,如何避免各種臨床常用藥品因部分臨床路徑制訂中用藥過具傾向性而被踢出市場打入冷宮,同樣值得高度關注。

      醫藥觀察家:對于企業來說,自家藥品不能進入臨床路徑,或許意味著不能進醫生的處方。若是自家品種不被選入臨床路徑,這對于藥企來說意味著什么?藥企應當如何應對?

      徐毓才:當然,不能入選進入臨床路徑肯定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但也并不意味著就是“滅頂之災”,一是要看到臨床路徑也是一個不斷修訂完善的管理方法,不是一成不變的,因此這次沒有進入并不意味著永遠沒有機會,企業仍然需要“堅持”;二是臨床路徑也不是“一說就成”,還有很多醫療機構、醫務人員一時難以適應,因此,路徑外的藥品并不會馬上從醫療機構內部消失;三是即使執行的很好,也不是所有的醫療機構、所有的病人都必須走路徑,目標規定:至2017年底,所有三級醫院和80%的二級醫院實行臨床路徑管理,三級醫院50%的出院患者和二級醫院70%的出院患者按照臨床路徑管理。只要有“縫隙”就會有機會。當然從這兒看,不管是三級醫院還是二級醫院,藥品沒有進入路徑的企業都還有機會。

      盧傳勇:就經銷商而言,關心臨床路徑在各地的落地情況將是未來重點。對企業而言,路徑只是利好銷售的準入條件之一,能否正常中標和制訂醫保支付標準,有無系統而扎實的銷售網絡,是否重視產品培育和企業誠信,兩票制能否順暢解決,廠商是否和諧融洽等,才真正決定了后期產品究竟能具有競爭力,還是銷聲匿跡。

      劉牧樵:現在的中國藥企在政策的暴風驟雨之下已經開始洗牌。之前因為企業多,惡性競爭頻繁出現,很多時候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但開始實行臨床路徑之后,這種情況將會基本斷絕。對于藥企來說,回歸制藥人本質或許能夠生存下去。藥企必須回歸做真正的性價比藥,如果還想走歪門邪道,試圖依靠價格差和回扣保住市場,結局可想而知。


      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