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9jt7v"></i>

<address id="9jt7v"></address>

      <form id="9jt7v"><th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th></form><form id="9jt7v"><nobr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nobr></form>

      <form id="9jt7v"><th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th></form>
      <form id="9jt7v"></form>
      ?
      專欄

      網售處方藥放開,平臺樂了,零售愁了

      發布時間:2020-11-20 17:20:04  閱讀量:6976

      作者:史立臣  來源:史立臣觀點

      核心提示:新管理辦法實施后,我國的藥品零售企業將面臨一場災難。

      這幾天比較熱鬧的事,就是國家藥監局發布了就是國家藥監局發布了《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

      與上一版征求意見稿相比,新版管理辦法確認了可以網售處方藥。

      管理辦法提到:在確保電子處方來源真實、可靠的前提下,允許網絡銷售處方藥;同時,允許具備網絡銷售處方藥條件的藥品零售企業向公眾展示處方藥信息。

      也就是說國家層面明確了網售處方藥合法化。也確認了網上銷售處方藥有兩類企業主體:

      藥品批發企業和藥品零售企業。

      其實這兩類企業主體都是實體企業,也就是說沒有實體企業的純線上銷售是不被允許的。

      現有平臺基本已經布局了線下實體,新管理辦法讓現有平臺銷售處方藥合法化,會極大的促進線上平臺藥品銷售的爆發式發展。

      其實上一版的征求意見稿發布之后,很多的線上平臺已經在線下開始進行實體企業的布局,比如開設零售藥店,甚至有些線上平臺已經開始布局醫藥商業企業。

      比如蘇寧構建蘇寧大藥房,京東布局京東大藥房,阿里健康入股了多家上市醫藥零售企業。

      新管理辦法讓現有的有線下實體的平臺整體銷售,處方藥合法化,那么線上平臺會大規模的進行線上線下布局加速。

      筆者史立臣認為線上線下結合發展,也就是O2O模式,會改變整個中國醫藥零售整體格局。

      傳統的藥店是有服務半徑的,大約500~1千米,而線上線下結合的O 2O模式會將藥店的服務半徑擴大到5~10公里,如果O 2O模式運行企業產品采購規模大價格低,加上及時配送,那么會讓現有傳統藥店現有藥品銷售受非常大的影響。

      我們可以看到現有的日化、服裝等產品的實體店已經被線上競爭的難有生存之路了。

      第三方配送公司對傳統的醫藥商業企業存在巨大的威脅

      線上處方藥銷售的放開,肯定會涉及到一個專業層面的問題,也就是說需要專業的符合GSP資質的第三方快遞公司來進行配送。

      目前中國沒有一家符合GSP資質的第三方快遞公司,基本上網上銷售的藥品都是通過第三方快遞,常規的快遞形式進行配送,這存在一定的風險。

      未來國家一定會對第三方配送醫藥進行規范和整治,這可能會出現第三方獲得GSP資質的配送企業,而一旦這類企業出現,中國傳統的醫藥商業企業會面臨滅頂之災。

      目前能做符合GSP資質的第三方快遞公司:一個是京東,一個是順豐,第三個是郵政,哪一家先切入進來,會牢牢的占據市場,獲得萬億的市場蛋糕。但目前這三家都還沒有抓住準確的切入點。

      中國2019年藥品銷售總額1.8萬億,在中國醫藥行業兩票制甚至一票制的實施以及帶量采購等醫藥行業政策的實施背景下,中國的醫藥商業企業結構已經支離破碎,這是第三方符合GSP資質的快遞公司進入的最好時機。

      新管理辦法實施后,我國的藥品零售企業將面臨一場災難

      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反對聲音最大的肯定是來自于藥品零售行業,因為網售處方藥已經不是動了他們的蛋糕,而是大面積切割他們的蛋糕。

      中國2019年藥品零售市場整體規模約5000億,加上保健產品、計生用品、家用器械等總計約1萬億。

      國家網上處方藥新的管理辦法,如果實施,那么在3~5年內,線上線下O 2 O模式的新型醫藥零售公司,肯定切割達到2000億~4000億,這對傳統的醫藥零售企業簡直是一場災難。

      我國的藥品零售企業包括上市的連鎖藥企,整體競爭能力是比較弱的,他們一直固守著駐店模式,始終輕視甚至忽略醫療輔助、健康管理、慢病管理、社區服務等促進業務的模式,為患者提供的服務僅僅是賣藥,即便存在駐店醫生主要目的也是賣藥。

      在社區衛生醫療服務多元化的需求下,這里以賣藥為主要目的駐店模式肯定無法滿足消費者各類的用藥需求、慢病管理需求和健康指導需求。

      而多元化的用藥需求、慢病管理需求和健康管理指導需求恰恰是線上平臺最擅長的,比如京東健康,通過醫療服務體系來轉化藥品和健康產品銷售的流量,同時也為線上的藥品和健康產品銷售提供專業的支持。

      而我們反觀中國的藥品零售企業,即便是已經上市的一心堂、老百姓、益豐和大森林都沒有建立起能滿足多元化需求的醫療服務支撐體系,有的僅僅是在諸多平臺構建了藥品銷售店面。

      對消費者需求多元化的漠視,以及經營思維的固化,中國的醫藥零售企業面對線上線下O2O,很難有還手之力。

      所以,可以預見本次新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反對聲音最大的肯定是來自于醫藥零售行業。

      中國不需要完美的監管方案

      中國經歷過疫情之后,消費者對線上藥品、醫療需求爆發式增長,現在已經形成了巨大的規模,所以即便是有反對聲音,中國網售處方藥政策必須落地實施,因為到目前為止,即便是網售處方藥形成了如此大的規模,國家的監管政策卻遲遲在路上,這不利于對網售藥品的監管和規范。

      所以筆者史立臣認為,目前中國不需要一個完美的網售處方藥管理辦法出臺,而是急需出臺基本的管理辦法,讓網售處方藥逐步的進入正軌。

      中國網售處方藥的發展過程也是中國對網售處方藥監管日益完善的過程。


      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