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9jt7v"></i>

<address id="9jt7v"></address>

      <form id="9jt7v"><th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th></form><form id="9jt7v"><nobr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nobr></form>

      <form id="9jt7v"><th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th></form>
      <form id="9jt7v"></form>
      ?
      資訊

      “互聯網+醫療”再領“政策紅包” 慢病復診費用納入醫保

      發布時間:2020-11-19 18:10:47  閱讀量:2418

      作者:劉晴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互聯網醫療政策已經正式進入實際探索,處方外流的趨勢將會繼續,醫保支付瓶頸存在但正在被逐漸破除,互聯網醫療行業的切入點和可行的盈利模式逐漸清晰。

      近日,國家發改委等14部門印發了《近期擴內需促消費的工作方案》(下稱《方案》),以進一步擴大內需特別是有效促進消費,推動經濟供需循環暢通。《方案》共分四大方面、19條具體措施,覆蓋了線上消費、服務消費、實物消費、制造業等消費重點領域。其中,第一條便提及,要完善“互聯網+”醫保支付政策。在保證醫療安全和質量前提下,將慢性病互聯網復診費用納入醫保支付范圍。業內認為,目前,互聯網醫療政策已經正式進入實際探索,處方外流的趨勢將會繼續,醫保支付瓶頸存在但正在被逐漸破除,互聯網醫療行業的切入點和可行的盈利模式逐漸清晰。醫藥企業應與逐漸發展起來的線上醫院、醫藥電商、醫藥物流等合作,提升線上醫藥服務水平,改變營銷方式,拓寬銷售渠道,從而在互聯網醫療行業占得先機、贏得紅利。

      慢病用藥總體數量不會變化?

      目前,慢性病互聯網復診是互聯網醫院的核心功能之一,能否將互聯網復診費用納入醫保一直是業界最為關注的政策問題之一。

      截止到現在,各地已有部分互聯網醫院在試點接入醫保系統,但總體來說能用醫保的是少數。國家此次發文明確將慢病互聯網復診費用納入醫保,反映了政府重視慢病診療工作,充分了解患者需求,為提升長期用藥患者就醫購藥便利性,實現線上線下醫療服務實行公平的醫保支付政策做出的努力。

      在資深行業專家劉明睿看來,國家在此時推出慢病互聯網復診費用納入醫保,主要有四點考慮:一是疫情正在改變傳統的診療模式,在今年新冠疫情之前,消費者對于線上就醫模式了解程度較低,此次疫情提高了市場對在線醫療的認識。據了解,在疫情期間某線上問診平臺累計訪問超過11億次,APP新用戶注冊是疫情前10倍,日均問診量為疫情前9倍;二是國家集采,不少慢病品種涵蓋其中,價格大幅降低,醫保資金被套保騙保的損失大幅降低;三是這幾年來醫療信息化程度顯著加強,為互聯網醫保支付提供了技術基礎;四是互聯網的介入帶來與線下醫療的競爭,有利于提升醫療服務水平,慢病互聯網復診費用納入醫保,更能節約線下醫療資源的使用,提高醫療服務效率。

      “該政策的出臺進度比預計的要快很多,體現了國家‘互聯網+醫療健康’這一領域的高度重視。”醫藥電商領域資深專家邵清也表示,未來國家希望通過互聯網的方式解決看病難的問題,比如,遠程看病、線上復診等。另外,互聯網還可以做為醫聯體轉診工具,為分級診療服務,從而做實、激活醫聯體。從企業的角度來看,慢性病互聯網復診費用納入醫保支付,將會為互聯網醫院提供運營和技術的公司、做處方外流的企業、專科慢病管理公司這三類企業帶來實質性的利好。而從目前來看,對普通的互聯網醫療公司,沒有太大的實質性的利好,主要是市場性的利好,畢竟擁有醫保資質的主要是線下醫院和藥店,但這一點還是可以期待的。

      對于慢病復診納入“互聯網+”醫保支付,對相關企業的影響,劉明睿也有獨特的看法,他表示,涉及以下幾個領域的企業將迎來利好:第一,對網上診療平臺、互聯網醫院是利好,互聯網復診的前提是老百姓可以通過互聯網進行在線看病,不用跑到實體醫院排隊,復診費用醫保又能報銷,互聯網醫院又將迎來更多的患者;第二,對于一些傳統的電信運營商也將帶來利好,互聯網醫療的發展,將進一步推動互聯網醫院等普及和完善5G設施;第三,對醫藥零售電商發展前景利好,患者傳統的診療習慣一旦受互聯網的便利和有效性影響發生改變,會促使藥品銷售的渠道發生較大變化,醫藥電商將作為藥品銷售的一大渠道將迎來更大的發展;第四,醫藥物流企業,醫藥零售電商發展需要依托醫藥物流的支持,隨著診療用藥的配送需求的增多,對醫藥物流企業來說前景開闊;第五,一些前期布局慢病市場,有較長較深的慢病產品管線的企業也將獲益。對藥企來說,互聯網是一個新的課題,與傳統的醫藥營銷區別很大。藥企未來需要更多聚焦互聯網關聯的各個產業鏈,如開展一些慢病管理平臺的合作、開展一些線上線下的專家講座、疾病管理、疾病教育和患者支持計劃等等。

      近些年,分級診療等政策推動了患者下沉和處方外流,慢性病和輕癥轉線上診療,藥品也將加速從公立醫院流向零售和電商終端,互聯網慢病復診費用納入醫保后,更加速了這樣的趨勢。中國的醫療資源長期處于分配不均的狀態,大城市擁有豐富的醫療資源,而農村因為城鄉二元結構醫療資源長期不足。在互聯網醫療發展的過程中,城市醫療資源的流出,為承接基層醫療未被滿足的需求提供途徑。

      但從慢病用藥的市場體量來看,慢性病互聯網復診費用納入醫保支付,慢病用藥總體增量不會有太大變化,線上用藥數量將會逐漸有所增加,但并不會因政策的發布而突然爆發。究其原因,劉明睿分析說,這和慢病的特性是關聯的。首先,慢病患者目前多為中老年人,接受互聯網需要有一個過程;二是地方政府和醫生也需要一個時間段對線下轉線上進行政策和用藥安全的評估。“互聯網+醫療”必然會沖擊實體藥店的藥品份額,實體藥店可以提前擁抱互聯網,同時配套更好的線下醫療服務,提高患者滿意度,爭取留住患者。

      線上藥店會取代實體藥店?

      另外,疫情助推了醫藥電商行業的發展,根據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2019年度中國醫藥電商市場數據報告》,去年我國醫藥電商交易規模達到964.3億元,同比增長46.68%。受疫情影響,醫藥電商熱度上漲,預計今年醫藥電商交易規模將直逼2000億大關,達1876.4億元,增長94.58%。甚至有數據預測,2023年醫藥線上零售的規模將大概率超過線下零售。據此,有業內人士認為,未來,線上藥店有可能會取代實體藥店。

      邵清并不贊同此觀點,“線上藥店會取代一部分實體藥店,但不會完全取代。線下實體藥店有線上藥店不可取代的優勢:一是老年人是慢病用藥的主體,習慣在線下藥店買藥;二是線下藥店買藥可以用醫保報銷;三是相比線上藥店,線下的近距離藥店更加便利。”邵清表示,未來線上和線下藥店的服務人群將根據年齡出現分化,線上藥店更傾向于服務年輕人,實體藥店將主要服務老年人。

      無獨有偶,劉明睿也認為,線上藥店是不會取代實體藥店的。短期看,國家醫保支付接入僅在部分省市的定點醫院進行試點,仍未在全國范圍內落地,試點區域和試點醫院數量較少,大部分互聯網醫療平臺仍不支持醫保支付;另外,慢病的主要患病群體集中在中老年人,這部分人群線上診療和購買習慣短時間很難培養起來;長遠來看,急診首診客戶群體是會一直存在,線上購藥還難以滿足這樣的需求,這也是實體藥店不會被取代的原因之一。

      線上線下零售均存在的情況下,兩者平衡需要充分發揮自身優勢。線上零售選擇多價格透明度高,更方便宣傳和推廣;線下購藥快捷直接,可獲得面對面用藥指導。隨著即時配送網絡健全、新零售消費習慣的養成、大數據推動醫藥服務升級,線上零售和線下零售合作成為可能,這也勢必是未來醫藥零售行業的發展趨勢。

      目前,互聯網醫療政策已經正式進入實際探索,處方外流的趨勢將會繼續,醫保支付瓶頸存在但正在被逐漸破除。總體來說,無論是政策環境還是消費環境都為互聯網醫療的快速發展帶來了空前利好。

      而資本的嗅覺向來敏銳,已有不少企業加速入局該領域。例如,10月20日,叮當快藥完成10億元的B+輪融資。在此前一天,蘇寧易購注冊創立了江蘇蘇寧大藥房有限公司,經營范圍包含藥品零售、藥品互聯網信息服務等。這是繼京東健康赴港上市之后,在醫藥電商領域掀起的又一陣波瀾。可以預見,隨著“互聯網+”醫保支付政策的逐漸落地,互聯網醫藥行業領域的競爭將更加殘酷。那么,相關企業該如何在互聯網醫療這片藍海中分得一杯羹?

      劉明睿分門別類地支招說,對醫藥企業來說,互聯網醫療行業的切入點和可行的盈利模式逐漸清晰,與逐漸發展起來的線上醫院、醫藥電商、醫藥物流等合作,提升企業線上醫藥服務水平;在線問診雖然目前只局限于常見病和慢性病復診,但未來不止于與醫院的合作,還在于保險、體檢等領域的延伸,因此商業保險公司也在利用自己的方式,如和網上診療、檢驗檢測機構合作獲得這些數據,推出更好的健康險產品,發揮醫療保障作用;在政策引導下,以線上問診為主營業務的互聯網醫療企業除了自建互聯網醫院,也開始與實體醫院合作共建互聯網醫院,以拓展線下醫療資源;傳統藥店也可以更加注重向數字化轉型,如適當延遲夜間營業時間,以及增設電商醫藥咨詢崗位等,來更好地滿足消費者體驗。


      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