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9jt7v"></i>

<address id="9jt7v"></address>

      <form id="9jt7v"><th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th></form><form id="9jt7v"><nobr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nobr></form>

      <form id="9jt7v"><th id="9jt7v"><progress id="9jt7v"></progress></th></form>
      <form id="9jt7v"></form>
      ?
      資訊

      中藥企業求生“慌不擇路”?馬應龍做方便食品,步長開發PD-1

      發布時間:2020-11-23 17:57:51  閱讀量:684

      作者:木木  來源:健識局

      核心提示:一直關注肛腸領域的馬應龍,準備開始做食品了。

      一直關注肛腸領域的馬應龍,準備開始做食品了。

      天眼查數據顯示,馬應龍近期增加了多個商標信息,包括楚來康、馬小護、馬小康等。涉及食品、日化、醫療、園藝等多個領域。這也是繼2019年推出馬應龍八寶眼霜、口紅之后,在非中藥領域的再次延伸。

      就問你敢不敢吃馬應龍牌的方便面?吃了拉肚子時不會感覺菊花疼的那種。

      醫保對“錢袋子”的掌控力越來越強,臨床價值成為藥品進醫保、基藥、甚至進院的最重要的指標,中成藥的日子已經越來越難。(詳情請見>>中成藥“死亡倒計時”:遭醫院大規模停用,帶量采購正在路上)

      2020年各家三季度報顯示,今年1-9月,中藥企業未能挽回頹勢。據健識局不完全統計,至少21家中藥企業營收、利潤率同比下滑。如康美藥業、東阿阿膠、通化金馬、天目藥業已經出現大規模虧損,且利潤降幅超過100%。

      中成藥產品缺乏現代醫學循證醫學證據,各種不良反應和禁忌都不明確,中藥飲片質量參差不齊,這些都成為中藥的弊病。一些知名企業因為片面追求銷售額,屢屢卷入“行賄門”事件,經常挑動公眾敏感神經。面對可以預見的中藥帶量采購,行業固有的生態不可能維持,中藥企業不得尋求新的出路。

      然而中藥企業的轉型,卻讓人越來越摸不著頭腦。

      有一大批中藥企業正在朝著生物藥的方向一去不回頭。PD-1、CAR-T……只要是近年來熱門的生物藥,就逃不開中藥企業的目光。步長、天士力、譽衡等是代表。

      以大健康之名,做化妝品、護膚品、保健品、普通食品、飲料的則更加常見。就在前不久,三百年老字號同仁堂還在北京東三環開起了“咖啡館”,售賣中藥咖啡,如:枸杞拿鐵、山楂陳皮美式;東阿阿膠也聯合太平洋咖啡推出了阿膠拿鐵。

      中藥企業正在朝著奇怪的兩極冒進:一方面扎進全球最前沿的醫藥科技,另一方面則游向網紅消費品的競爭紅海。

      但有一點是明確的:傳統中藥已經走下神壇。當下醫藥監管日益趨嚴,常年“重營銷、輕研發”的中藥企業,如果不想做出改變,只靠刷上大健康或者高科技的“保護色”,要想成功突圍、重復神話,恐怕不那么容易。

      根本未變

      PD-1也難救命

      前幾年做日化熱門時,一批中藥企業蜂擁而上,牙膏、洗發水、護膚霜、衛生巾……如今,熱門的生物藥成為中藥企業布局較多的賽道。

      布局較早的天士力,從2000年就已經行動了。抗體藥物、重組蛋白、治療性疫苗等多個細分領域都有所涉足。有獨家品種注射用重組人尿激酶原獲批,另有75款在研管線。到今年年初,天士力已經在推動其生物板塊拆分上市。

      步長制藥2015年建立北京步長新藥研發有限公司,正式殺入生物制藥領域。2018年步長制藥全資子公司山東丹紅制藥還曾與美國瑞美德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簽訂轉讓合同,將其在研PD-1項目收入囊中。這一收購的總金額達到15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在1億元以上。

      PD-1(程序性死亡受體1),屬于免疫抑制劑,其理論研究者還曾獲得了2018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中國境內獲批的PD-1/PD-L1產品就有8款,巔峰時期,在研項目甚至多達80多個。

      步長制藥并不是孤例,以雙黃連口服液為主打產品的眾生藥業、譽衡藥業等都有此類產品在研。2018年,貴州百靈還出資9000萬元,與凱因醫藥簽訂技術開發合作協議,研發全球最前沿的基因細胞療法CAR-T技術(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

      盡管攤子鋪的很大,但是,收入卻并不理想。以天士力為例,2019年公司生物藥營業收入2.17億元,不到中藥收入的5%,還呈現出下降趨勢。步長制藥的主導產品還是被多個省市納入“用藥重點監控目錄”的丹紅注射液、復方曲肽注射液,以及腦心通膠囊、穩心顆粒等。

      生物制藥的前景毋庸置疑。行業預期,到2020年末,全球生物藥市場規模將超過3000億美元。在中國,這一市場規模也將達到8500億元,復合增長率超過18%。

      但開發生物藥首先需要有一定的技術積淀,同時,此類產品的研發費用也十分巨大。以百濟神州為例,其2019年研發投入達到了9.2億美元,比2018年增長了36%;“研發一哥”恒瑞的38.96億元,其PD-1卡瑞利珠單抗累計已經消耗了8.8658億元。

      反觀中藥企業,其銷售費用居高不下,研發投入少得可憐,一直是屢遭詬病的癥結。大部分中藥企業的研發投入常年不足1%。即便是在行業普遍越來越重視研發的今天,情況似乎也沒有太大改變。

      以貴州百靈為例,該公司確立了以中藥為主體,化學藥和生物藥為兩翼的發展戰略,而根據2020年第三季度財報,其1-9月的研發費用不增反降了36%,占總營收的1.6%。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疫情的影響下,今年前三季度銷售費用反而同比還增加了22.5%。

      有200多個產品在研的步長制藥研發投入確實在逐年增加。2020年前三季度其開發支出8.5億元,雖然同比增加了33%,也只占到了總營收的7.6%。而其銷售費用僅第三季度的就高達22.75億元。與之類似,天士力集團同期研發投入3.59億元,銷售費用15.60億元。

      另據天士力2019年年報中提供的一份同行業可比企業數據。云南白藥、同仁堂、以嶺藥業、白云山等知名藥企,對研發的投入也都不高。特別是云南白藥,只拿出了總營收的0.41%用于研發。遠不及銷售投入。

      業內人士指出,如果中藥企業不能真正將注意力轉向到產品安全有效性上來,就算PD-1也是救不了命的。

      看起來很美

      化妝品、咖啡難以扭轉頹勢

      中藥取法天然,朝著更貼近消費者的日化、大健康領域發展,中藥企業似乎能夠自帶專業“光環”。

      近年來,大批中藥企業向消費品端的開發腦洞越來越大。馬應龍出了眼霜、口紅;云南白藥出了牙膏、面膜、衛生巾;華潤三九出了的“鶴頂紅”、“夕陽紅”口紅;九芝堂從“六味地黃丸”汲取靈感的潮牌服飾……

      隔行如隔山。從結果看,這些方案真正能對業績產生影響的少之又少,只能成為無力的掙扎。

      廣受詬病的東阿阿膠從2019年開始尋求突破,開始布局年輕女性消費市場,推出“CHINELLE真顏”等40余種產品,還邀請了偶像男團成員黃明昊為代言。同時,又聯合太平洋咖啡推出了阿膠拿鐵系列咖啡產品。

      這些產品確實在今年雙11期間賺了上億元,也許可以彌補三季度2000多萬元的虧損,想要重塑輝煌可就難了。

      其他企業情況也不見得更好。從2019年年報看,片仔癀的營收構成中,醫藥商業、醫藥工業仍然占據了80%以上的份額,日化和食品的占比不足12%。馬應龍納入上市公司體系的化妝品收入就更少了,在總營收中的占比只有3.18%。

      華潤三九2019年推出的“999三口組——鶴頂紅、夕陽紅、夠坦橙”國潮系列口紅,雖然在跨界營銷中曝光量超過了10億次,從央視、人民網到各圈層大V都參與轉發,卻并沒有帶來可觀的收入。

      從華潤三九2019年年報看,該公司醫藥收入占到95%以上份額,其他業務收入只有0.15%,與2018年比還有所下降,總額不到2200萬元。三九這樣的多元化探索,難以彌補因參附注射液、參麥注射液等中藥注射劑產品受政策限制的銷量下滑,更別說對沖化藥產品納入帶量采購而造成的影響了。

      更加致命的是,中藥企業以大健康之名殺入日化、食品行業,往往傾向打著健康的旗號營銷,這也加大了其陷入輿論質疑,以及夸大、虛假宣傳危機的風險。

      以云南白藥牙膏為例。2018年,一位三甲醫院醫生發微博質疑,稱其止血功效可能是因為有西藥成分(氨甲環酸,一種凝血酸),引發了各界的廣泛討論。很多人戲稱云南白藥牙膏是“中藥營銷,西藥止血"。

      此后,湖南省長沙市開福區人民法院還受理了一起相關民事訴訟下,起訴者索賠3.15元,要求云南白藥立即停止關于其牙膏中“云南白藥活性成分幫助減輕牙齦出血等”的“虛假宣傳”,并在全國性媒體上公開澄清事實,向全國消費者致歉。

      江中猴菇餅干也曾因為宣傳“養胃”而受到各界質疑。中國農業大學食品學院營養與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還曾直指,胃病是病,需要治療,猴菇餅干具有養胃功效的說法不成立。此后,這款餅干逐漸淡出公眾視野。據媒體調查,北京很多超市已經停售。

      盡管上述事件并未立即給企業帶來實質性影響,但是結合國家層面對OTC、保健食品等產品的廣告營銷監管力度的加強,再想靠打擦邊球,虛假、夸大宣傳來贏得市場,已經行不通了。

      中藥行業談轉型已經談了十幾年,也嘗試了很多方向,但收效都不明顯。如今,醫保支付的板子明確要打上來了,中藥企業如果還是不能做到“守正創新”,想繼續沿用過去的套路,監管層和市場恐怕都不答應。


      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线观看